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演出娱乐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演出娱乐

国家大剧院演出服装管理 四千套演出服的收纳

来源:长沙演出服装出租      2012/12/7 23:30:17      点击:
这些工作全部由舞台技术部负责服装管理的七八个工作人员完成,国家大剧院配备了先进的清洗设备、洗衣机、烘干机。260多个服装箱,4000多套演出服,这些家当存在的意义不止于演出专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艺术教育、推广普及类活动也经常需要这些服装“现身说法”。


   房间不够大,衣服却越来越多,令许多人叫苦不迭。尽管各种收纳创意、收纳用品层出不穷,但服装的收纳仍然是小户型家居生活中最让人头疼的事情之一。而事实证明,家居生活的混乱与否和户型大小并无必然联系。那些有专门衣帽间的人,衣服也经常堆得凌乱不堪,常常为找不到某件衣服而苦恼。


  拥有几十件、上百件衣服的普通家庭尚且如此,那么,拥有4000多套舞台服装的国家大剧院,又是怎么收纳、管理这些家当的呢?


  如同饕餮之后必须得有人收拾狼藉的杯盘,一场华美的舞台飨宴之后,也必须得有专人打理这些愉悦并震撼了观众视觉的服装。国家大剧院舞台技术部的服装管理人员便从事着这项看上去异常繁琐的工作。


  在国家大剧院B3层,排列得整整齐齐的衣帽箱安静地伫立在走廊两旁,4000多套服装就在这里。各式各样曾经怒放舞台的服装从这里来来往往,进入一个又一个轮回。


  260多个箱子,整洁从头做起


  从演出服来到国家大剧院开始,舞台技术部服装管理人员的工作即刻启动。服装一到,验明正身即被贴上与之匹配的标签,注明角色和幕数,每一套服装的内衣、衬衫、外套、帽子、腰带等统一放在一起,并详细登记。


  服装管理的工作要求演出前就必须熟悉每一幕的每套服装,才能为随后的跟戏、收纳、管理打下基础。而演出前时间很紧张,有时候情况特殊,临近演出服装才送来,演员试完要马上上台,这对服装管理人员的后续工作提出很大考验。


  国家大剧院为每一部鸿篇巨制都量身打造了琳琅满目的演出服,“每部剧目演完的第二天就要把内衣、衬衫、外套、袜子等舞台服装全部清洗干净、熨烫整齐、装袋、装箱。”从事舞台服装管理工作30多年的国家大剧院舞台技术部服装主管钟文娜介绍,如同家居生活中衣物的管理一样,分类、分区是整理收纳这些数量庞大的舞台服装的第一步。


  这些工作全部由舞台技术部负责服装管理的七八个工作人员完成,“国家大剧院配备了先进的清洗设备、洗衣机、烘干机。这些服装按照剧目整理,根据剧目规模和使用服装的多寡,一般每个剧目演完要清洗整理一到两天。”钟文娜说, 随着国家大剧院自制剧目数量的攀升,舞台技术部囤积的衣帽箱规模也越来越大,高1.8米、长1.2米、宽0.6米的箱子,目前已有260多个。普通的剧目用8至12个箱子就够了。今年10月刚进行完二轮演出的歌剧《运河谣》由于一人分饰多角,大部分演员要在台上换5套服饰,用了20个箱子。最夸张的是歌剧《卡门》,服饰足足装了40个箱子。《卡门》每一幕的服装都有大量佩饰,鞋帽、手套、腰带、袜子,光是款式和颜色就足以让人眼花缭乱,整理这些服饰,十分考验眼力和耐力。


  连挂衣钩的方向都要求统一


  从演出当天下午排练开始,国家大剧院舞台技术部的服装管理人员就开始忙碌――演出前,把每一幕要用的衣服、鞋帽等按人头――每个演员饰演的一个或几个角色送到化装间。演出过程中,工作人员还要“抢装”,在很短的时间内一对一地帮演员换衣服。很多衣服演员自己很难穿上,尤其是欧式古典服装,设计十分繁琐,裙子后面的拉锁,衣服的绑带、腰带等细节繁复,这也对工作人员提出较高要求:熟悉服装,且手脚麻利。


  演出结束,这些衣服就被“军事化管理”――连挂衣钩的方向、衣服正反面的朝向都要求统一,钩尖朝里,衣服正面朝同一方向,标准化、统一化、规范化,是这里不成文的规矩。不仅挂衣要求规范,标注也有严格的要求――服装袋是统一的型号,使用统一的logo,标签是统一的格式,服装是哪个剧目哪个角色在第几幕的第几套衣服,是A组的还是B组的,都一目了然。即使是临时借调过来的工作人员,也能迅速按图索骥拿到想用的衣服。


  演出服回收整理的时候有很多讲究。如果剧中像《运河谣》一样出现二三十个闸夫、水手都穿同样的服装,则几十套同样的服饰须集中存放,这样既便于取用,也便于清点数量。而有的剧目则需要一一收纳,比如歌剧《卡门》。卡门的服装每个人都不一样,无法根据角色归类统筹,而是根据演员分类,同一演员的几套服饰放在一起,按照人名做好标签。


  从中午等待排练开始工作,一直到演出结束收拾到半夜12点才走,对于服装管理人员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他们不仅担负着服装的保存、维护,还要负责服装的修补。


  “如果二轮演出换演员,试装时不合适就在舞台技术部修整,即便身材相差很多,我们也能想办法让他(她)穿上。”钟文娜回忆,有一次《图兰朵》演出,女主角从国外赶来时重新定做服装已经来不及,现有的服装她穿着有些瘦,于是舞台技术部的人员临时把裙子上的贴片每一片都重新排列,做得稀疏一些,穿上的效果就如量身定做一般。除了袍子拿来就能穿,这位女演员有两套衣服都是改制的。


  “服装上的改动还好,最怕的是鞋不合适,一套适合角色的鞋往往要跑遍大半个北京城才能买到。随着剧目越来越多,国家大剧院自己储备的鞋也越来越全,基本上各个品类、各个号码的鞋都能找到。”钟文娜说。


  加装了LED灯的 长裙险些出事


  去年10月演出的国家大剧院版歌剧《灰姑娘》中,为呈现灰姑娘魔法变身的奇幻效果,法国服装设计师路易?德西雷在灰姑娘的羽片曳地长裙里加装了LED灯,玄色礼服里巧妙隐藏了一圈圈的LED灯线,通过一个缝制在腰间的按钮控制光亮,只要触动机关,礼服就会发出星星点点童话般梦幻的光。


  这个让设计师引以为傲的设计,演出时却给舞台技术部的工作提出了不小的挑战。要提前检查衣服的灯亮不亮,线路是否完好,电池电量是否充足,电池不用时要及时卸下来。由于设计时考虑到礼服的重量不能太沉,电池和匝线都制作得较为轻巧,这就意味着工作人员还要掌握好开启开关的火候,“不能开得太早,否则就没电了”。


  演出时,灰姑娘的演员要穿上这套礼服去换头饰,有一次演员穿上衣服的时候灯还能亮,换完头饰马上要上场了,却发现换头饰时LED灯的线路被演员坐断了,工作人员只好临时当起电工,重接线路,好在有惊无险。


  260多个服装箱,4000多套演出服,这些家当存在的意义不止于演出专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艺术教育、推广普及类活动也经常需要这些服装“现身说法”。在对诸多服饰的迎来送往中,服装管理人员最大的心得便是――心中有数。惟有心中有数,才能在日常的收纳、整理、清点工作中从容不迫;惟有心中有数,才能在演员焦灼地寻找某件服饰的时候,底气十足地说:别担心,就在这里。